页面载入中...

俄媒:俄专家找到防间谍卫星监视方法

admin 免播放器视频在线观看 2020-04-06 332 0

  新京报:为什么?还是想做少年时吟游诗人的梦?

  南派三叔:对。其实最近我还想当个生活家。比如我想设计自己的园林,做一些实体创作。因为当你在庭院里搞创作的时候,每一颗青苔,每一棵树,每一颗石头,都得自己去设计。所有都是可触摸的。就像我喜欢养草缸,等到水草茂盛时,再看着鱼在里面游。平时我坐在那里可以一下看八个小时,无比的放松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 刘玮 张赫 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 郭延冰

  这些孩子年纪尚小,大多刚上小学,有的还在上幼儿园,他们认识的字不多,没有基本的文化积淀,更不要说经过专门的诗歌训练。正因为如此,他们的诗有着一种简单、直接、动人的力量。其实,诗歌出现之始,就是对人们最直接观察与思考的记录。

  很难说这些孩子长大之后还有多少人保留写诗的习惯,更难说会有几个人成为诗人。芸芸众生,自是不可能人人都成为诗人,也没有必要人人都成为诗人。但是,不能成为诗人,却可以拥有诗一样的心灵。诗人荷尔德林有一句诗,“人,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之上”,因为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借用并赋予其哲学内涵而广为人知。能不能实现“诗意地栖居”,外部环境是重要的,更重要的还是在于能不能拥有一颗“诗心”。

  在每个人成长的路上,都曾经有过“诗心”,只是走着走着,后来走丢了。所以高晓松一句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苛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”,才会引起那么多的共鸣。这也正是我们想问的,现在这群引起惊艳的孩子,再过十年二十年后,还会有多少人保持“诗心”?如果他们兴趣来了再写一首诗,还会像现在这样有着触及人心的美吗?

  这里,不是向现代教育叫板。教育有其自身规律,经过这么多的探索,也形成了一些共识。包括现行的语文教育,依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必要性。这里更多是在提醒,在规范化教学的同时,依然应该给孩子提供一个自由生长的天空,不要过早地给他们套上枷锁,让他们能以“赤子之心”面对世界。

admin
俄媒:俄专家找到防间谍卫星监视方法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